找书阁 > 网游小说 > 红颜殇 > 第1章:白领佳丽
    (本故事纯属虚构)

    孙轶民初识李依莲,是在一趟从上海开往深圳的列车上。

    2009年8月末,他平生第一次独自出远门。这是他第一次乘坐火车,也是他平生第一次跨出浙江省的边界。列车由上海出发经过宁波,终点在深圳北,他将在宁波站上车。

    由于缺乏经验,他低估了路上所需要的时间,赶到火车站时几乎迟到。广播里在反复播放着检票提醒,但此时检票口却已经没人排队了。

    匆匆检票,他躬着180的高挑身躯,拉着行李箱狂奔过通道与站台,跨上列车。

    车厢里早已经坐了不少乘客。他拖着行李箱沿列车行进方向走去,搜索着他的座位。一路上,他俊逸的面引来了附近一些女性旅客的注目。

    他的座位在一排二人座的靠过道位置,而靠窗位置的邻座已有乘客就坐。

    他把箱子安置在行李架之后坐下,轻轻松了一口气。而后整了整凌乱的衣服和发型,把目光投向窗外。

    随着列车缓缓起步,站台上的人与景物在视野中向后方缓缓退去。

    这趟列车走的是今年刚刚开通的沿海高速铁道线路,他乘坐的是新型的动车组高速列车。

    在一种由低沉而逐渐尖锐的电气引擎声中,列车开始持续加速,并很快到达了一种他从未体验的高速状态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列车行驶离车站附近的村落,不久便进入一片宽阔的所在。

    正值十月,窗外明朗的秋光吸引着他转向右侧,将目光穿过车窗,停留在远处。列车正行进在一片无垠的稻田中。

    已过秋收,空旷而荒凉的田野中,稀疏分布着一些稻草堆。稻田更远处的小河畔,散落着一座座造型朴素的民居,正如同家乡村庄的房子。这令他想起渐渐远离老家父母。

    他是家中的独生子,父母年事已高身体又不太好。正是为了方便照顾父母,大学毕业后才选择留在了家乡的小县城工作。

    但渐渐他发现,这么小的地方,容不下他的人生理想。

    他在家乡那个小县城里的一家计算机公司工作了五年多。这些年攒了点积蓄的同时,也坚持利用业余时间自己看书进修,最终使自己的专业技术水平提升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就凭着这些资本,如今他决定要离开家乡,前往南方的那座国际大都市——深圳去寻找一些自我拓展的机会。

    昔年同窗好友,来自浙江温州的柳荣华凭借其祖传的商业天赋,毕业后直接下海,在深圳打拼多年并小有成就。此次前去,孙轶民正计划先在他处落脚,再慢慢寻找工作机会。

    父母对于他的远行尽管也有些不舍,却还是理解了他的抱负。出门前母亲语重心长:“你年纪已不小了,在外面打拼的同时,也要用心找个对象。结婚生子为家族延续香火。”

    尽管这已是老生常谈,但母亲说的没有错。悲观的说,孙轶民已年近而立,大学毕业后却一直单身至今。此次远行,除了寻求事业上的突破之外,他也寄望于在那座远方大都市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。

    或许得益于他英俊的外形,这几年也有不少女孩子对他主动示好,但在这其中,却始终没有遇到一个能真正令他心动的。

    当他将目光从窗外收回的时候,在右方那张陌生的侧脸上停留了半秒钟,才发觉身旁的同伴,是一位外形清纯的都市丽人。

    从侧面看,她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。脸上淡妆与简约的马尾辫搭配出一种素雅的美好。女子穿着纯色衬衫与紧致的黑色牛仔,清雅中透露成熟感。

    她的侧脸在平静中又仿佛带着淡淡微笑,也不知道她并未留意,还是并不在意,这来自左侧陌生男孩的注视。

    他暗想:拥有这样气质的女孩,应该是属于远方的那座国际大都市的吧。

    视角的限制让他只能看到她的侧脸,却始终无法目睹正面形象。好奇令他在心底酝酿出一个计划:他打算待会儿起身走开,在列车里逛上一阵,再回来的时候,乘机“名正言顺”的从正面一睹芳容。

    正思索间,车厢内突然陷入一片漆黑——列车进入了隧道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的眼睛略微不适。但没过多久,窗外射入些许微光,而后又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列车正行进在多山地区,这一路的铁道上有无数的隧道,随着窗外时明时暗,他渐渐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列车很快再一次进入隧道。黑暗中无所事事,他低头闭上了眼睛,并在心中默数着数字——他计划在数到10的时候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但光明并未如期而至。这条隧道似乎很长,他向右方注视着窗外,有时候仿佛感觉窗外有一丝微光,但等了很久,始终没有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他再次闭上眼,用下意识感受着高速行进的列车。在黑暗中幻想着列车带着他脱离了时间的束缚,进入无边的虚空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心底已经不再期待光明的出现,而困意如同海水渐渐漫上意识的岸滩。

    脑海中,在那幻觉视野的黑暗尽头,浮现了一个站台,一个女孩的身影跨上了列车。

    而后,女孩走到她身旁的座位,坐了下来,似乎是要与他一同前往远方城市。而他正疲惫的靠着她的手臂,满足而温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耳旁传来一种熟悉的声音。这声音像来自梦境,却将他渐渐从梦境唤醒。很快他意识到了,这是来自车厢内的列车到站的提醒:“列车前方即将到达终点站,深圳北站……”。

    窗外天色已经昏暗了,睡眼惺忪间,回忆这一觉仿佛睡的很踏实。而这种踏实感仿佛来源于他所倚靠的某一件柔软物品。

    正疑惑间,伴随一种淡淡的百合花般的清香,他感觉到有某种丝滑正拂过脸庞。这样的感觉有点熟悉,应该是……应该是头发。

    当他进一步推测,突然得出一个惊人结论:这不仅是头发,而且还是女性的长发!这……是谁的呢?

    突然,在一瞬间他明白了自己所倚靠的这种柔软,竟然是来自身旁这位陌生女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惊坐而起,抹去嘴角的口水,慌忙道歉:“对不起…对不起对不起”,俊俏的面孔满带不安与焦虑。

    慌乱中却似乎有一个清晰的疑问让他试图询问对方:“我睡了多久?”他试图证明这种无意的亵渎行为仅仅发生在短暂时间内,从而可以减轻自己的罪行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明白自己的这个问题是多余的。只因略加推算便有了答案,这一睡,至少是3小时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,于是只好继续不停道歉。却又不敢正视她,仿佛多看一眼,会让亵渎加深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引得附近乘客投来异样的目光,目光中的惊奇似乎表明他们曾以为他们原来就是一对情侣。

    没错,不是情侣,怎可依偎?想到这,内心在焦虑中竟泛起一丝莫名的愉悦。

    但他仍也想不明白,素不相识的她怎么会同意让他一路依靠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尽管无法得出准确答案,却渐渐也明白自己似乎担心过度了——只因自始至终对方没有将他推醒,说明她对他并无反感——又或者,是他风神俊逸仪度超凡的外形为他减轻了罪恶吧。

    这样的推断缓解了他的焦虑,而对方温和的语气也佐证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……”她丹唇轻启,微微一笑,淡淡说出这三个字。却依旧目视正前方。嗓音一如她的外形那般动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知道该如何解释。但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!”尽管他已明白对方无意追究,但也仍要拼命证明自己绝非登徒浪子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是故意……”女孩话音刚落却欲言又止,似乎又收回了本那计划说出口的下半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谅解,再次真诚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如果可以的话,请帮我拿一下行李。红色那个……”她用目光示意上方行李架。似乎是出于体谅他的不安,而刻意要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~”他用颤抖的语音回答,满怀感激。很快帮她取下行李,随着拥挤人群步出了列车。

    从站台到出站口的一路上,两人默默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女孩身姿苗条,目测身高约162左右。由于并列,他仍然无法仔细观测看到女孩正脸。

    他不善言辞,心中期待女孩能主动开口说上两句,以便自己能接上话,然后顺理成章的与她正式认识一下。

    但女孩一路沉默。

    于是他计划着,如果她不开口,他便在出了站之后,鼓足勇气主动开口。至少,能从正面瞧上一眼,然后要个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出口处,他低头掏出皮夹并从里面抽出车票,正准备刷票出站,却被前方一个写着自己名字的高举的标牌吸引住了,那正是昔日同窗柳荣华的杰作。

    刷票出站,突然想起了刚才计划要做的事,抬头却发现在女孩的身影已不知所终。

    他再三环顾四周并搜索,她却如同一朵山野中的百合,消失在万千林海之中,已难再觅芳踪。

    他只好遗憾放弃。暗叹:人生中的一些相遇,最终似乎也只能是相遇吧。很多美好,不总是被淡忘在旅途中么。

    一种久违而熟悉的男性语音扑面而来:“喂,找什么呢……亲,我不就在这儿?”一个熟悉的身影,张开着双手向他走来。

    (请到17k阅读正-版本作品。欢迎访问微-信-公-众-号【醉风月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