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阁 > 网游小说 > 红颜殇 > 第6章:马失前蹄
    深圳毕竟是国际大都市。孙轶民边走边连连感叹:这里除了市容漂亮整洁,就连路上的女孩子,都比他老家那个五线小城市来的好看。一路走来,几乎没有碰到一个能称之为丑的。想一想也对,优质的资源总是往繁华的地方集中。包括美女。

    行走于街路上,抬头随处可见诸多耳熟能详的国内知名企业办公地址所在,其中尤其以it企业居多。这其中包括孙轶民由来仰慕这一家互联网巨头t,它的总部大楼造型时尚前卫,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他记得当年在大学那会儿,t公司所开发与运营的即时通讯软件qq刚刚开始风靡互联网。短短数年后,它已经快速成长成为互联网企业巨头,令人仰慕与惊叹。

    此刻置身于这座城市,他发觉他的理想其实也并非遥不可及。能凭借自己的技术功底,跻身与这样互联网企业,成为一名技术大牛,这是他人生的终极追求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他今日早上也怀着试试看的心情,也向它递交了一份求职信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已经逛了大半个下午。夜幕悄然降临,华灯初上的城市街路上,行人渐渐稠密起来。

    孙轶民计划返程。他乘坐地铁在海月站下车。这是距离柳荣华的招商花园城最近的一个地铁站。但离家还是有点远,因此需要坐公交。

    今日无事,因此他选择了步行步行回家。

    走过一排排鳞次栉比的商铺,漫步过一座过街天桥,20分钟之后,他来到招商花园城对面一个热闹非凡的商业广场,广场行人如织。

    行人道旁摆忙了各种零售地毯和各类小吃档口,以及他感兴趣的盗版光碟小摊。在其中他看到了很多最近刚刚上映的美国大片,忍不住流连一番,挑了几个准备带回家慢慢观赏。

    正欲离开,一种浓郁的海鲜烧烤香味随风而至,挽留住了他的脚步,也唤醒了他内心的饥饿感。追根溯源,他停留在一个铁板烤鱿鱼小摊前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一串?”有路过的被香味吸引的陌生人,帮他问出了想问的话。

    “十元三串。”老板一边利索的回答,一边将一把鱿鱼串放置于倒满油的铁板上,并熟练用铁锹按压。

    铁板上顿时发出滋滋的声响。伴随不断冒出的气泡,散发阵阵着令人着魔的奇香。

    孙轶民付了钱,与众多陌生人站在一旁,等待取货。

    身旁传来一阵悦耳的女性声音:“好香啊,我们来一点吧,亲爱的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老板,来6串……”身旁男友很体贴。

    孙轶民暗忖:这动听的嗓音,应该是来自一位外形姣好的妙龄女子吧。

    侧目望去,果然瞥见一位五官精致的长发女孩的侧脸,女孩纤细手臂正挽着身旁男友的手,并且轻轻依偎着对方肩膀。

    在烧烤摊昏黄的灯光下,这样的画面显得异常温馨而甜蜜,以至于附近某些单身男人因为艳羡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——包括孙轶民在内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么多年了,也并不是没有女子向他示好。但他总在等待一位能再顷刻间令他怦然心动的梦中女神——这么多年了,他一直没有遇上。而除此之外,他宁可单身,也不愿将就。

    连同铁板鱿鱼,他顺便打包了一些别的烧烤食品,外加一些啤酒带回家来。

    开门却见柳荣华坐在电脑前默默抽着烟,神色黯然,如丧考妣。

    电脑屏幕上亮在那里,他却似乎无心操作游戏。

    “来吃点烧烤吧!”孙轶民热情的招呼着,对方却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孙放下东西,拍了拍柳荣华肩膀,关切的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柳荣华吐出一口深灰色的烟雾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的游戏配偶不来见你了?”孙轶民用一种调侃口吻试探着。

    “来是来,只不过……”柳荣华欲言又止,顿了一下,他语调降低了一度道:“来的人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变了?”孙轶民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单身女孩不来了。”柳荣华面无表情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谁来?”孙轶民感觉自己越听越糊涂。

    “妇女。”

    柳荣华的话语中似乎包含着不小的信息量。这令孙轶民在脑海推测演绎了好一会儿,才突然反应过来:“是不是你的游戏老婆根本不是什么单身女子,而是个有夫之妇?”。

    柳荣华默默点了点头,面容羞愧,不敢直面于对方,似乎唯恐遭到他的嘲笑。

    这一刻孙轶民忍俊不禁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还在大谈游戏泡妞理论炫耀游戏泡妞战果,并且试图向孙轶民演示实战过程的柳荣华,此刻却突然来了个马失前蹄,孙轶民实在想不出比这更好笑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柳荣华对他翻了个白眼,一脸郁闷的继续自顾抽烟。

    当然,以他俩深厚的交情,柳荣华自然是不会介意对方这般调戏。

    孙轶民笑完又问:“那么妇女一个人来?”

    “一群人。一起来这边旅游。”柳荣华漫不经心的说。

    孙轶民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也就是说,她一直是在寻你开心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柳荣华否认。

    “她当初说自己单身,然后又说要不远千里专门一个人来见你,还要跑到这边来找工作相守。但事实上呢,她只是个有夫之妇,不可能为了你远离家乡跑到这边谋生,过来深圳也只不过是旅游顺道经过,而且她也不可能单独一个人跑来和你见面对吧?你说,这还不是耍你是什么?”孙轶民反问。

    “她当初骗我单身可能是怕我知道她有家室,就不会再和她交往下去了。”柳荣华说,“事实上她在要来深圳这件事上面没有骗我。当初她只说要来,希望要和我见一面,也没有说一个人还是几个人。这可能是因为当初情况还不确定吧。而我自己则先入为主的认为她是独自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她她其实想和你见面的。但是目前考虑到现实情况,她又有些犹豫了?”孙问。

    柳荣华点头默认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们到底还要不要见面?”孙问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和她商量好了,可以见面,但只能远远的打个照面。”柳荣华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打照面?”孙轶民神色好奇。

    “她到时候会告诉我具体车次,到站的车站,以及哪个出站口,以及自己的穿着特征,我就在出站口等着她,就看一眼。”柳荣华说。

    孙轶民在心中暗想:因为一种特殊的原因,两个素未谋面却两情相悦的人只能默默注视一眼,不能说话,甚至不能有表情。这听来,好像这也是挺浪漫凄美的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他又笑问:“看来这见面方式跟你预期的约会方式相距太大了,是吧。”语气带着调侃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柳荣华叹了口气,没说话。

    孙轶民又补充道:“你预想中的约会方式,应该是和她……那什么……是吧?”

    柳荣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又道,“没有,别把我想的那么肤浅,我看重的是情感,有些事情都是顺其自然,不可强求的。”

    孙轶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冷场良久,柳荣华抬起头,以请求的目光望着孙轶民:“读书那会儿大家都说你最聪明,你帮我想想,还有没有什么方法,可以用更好的方式见上她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更好的方式?人家都这样来了,你还想怎样?”孙轶民反问。

    “嗯,我并没有别的什么的目的,只希望至少能说上两句话,而不是打个照面,那样太没意思。”柳荣华说。

    孙轶民思忖半晌,道:“如果她真的是有诚意想来见你的话,我倒是有个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孙轶民问他:“她一行人下车后是要去哪儿?估计是去到预先准备好的下榻的酒店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可以提前向她打听清楚具体哪一家酒店。到时候你可以到她下榻的酒店附近,约她找个借口独自出来一趟,”孙轶民给出了一个简单的方案。

    “以什么理由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难啊,只要她有心,肯定找得到理由。比如说下楼买一点私人物品之类。然后你就可以和她单独见面,甚至能说两句话了。”孙轶民说。

    柳荣华点了点头:“有道理。只是这样的时间比较短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相处时间久一点就好了。比如在附近找一个地方喝喝茶,聊两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你自己想办法了。到时候随机应变。”

    柳荣华默默的点了点头。看起来似乎仍然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他又说:“我难过的的是她不可能到这边来工作了,见一面或许也是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孙轶民心中倒是有点同情起这个老同学来。看来柳荣华对这一段虚拟的网络情感的态度是认真的,正因为如此,在得知真相后才会如此失落。

    他突然感觉,这昔日死党沉迷于网恋之中已经有点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他打算好好开导一下柳荣华:“你是不是该清醒一点?你看,她在虚拟游戏世界或许可以跟你卿卿我我,无话不说。但到了现实见面这一步,就不一样了是吧?我觉得你对她不应该抱太大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她对我是真心的,”柳荣华神情真挚。

    孙轶民无意反驳这一点,但还是劝道:“即便是你们对彼此是认真的,但你现在也该清醒了,见一面或许没什么,但没必要在虚拟世界投入太多真感情。因为没有结果,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柳荣华默然,他知道孙轶民说的是一个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只是,看着这位昔日校园风流洒脱的少年,此刻突然困顿于一段虚拟的网络感情,孙轶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,也有点心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