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阁 > 网游小说 > 红颜殇 > 第7章:面试
    周一,晴。孙轶民被调好的闹钟叫醒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老古董的圆形机械闹钟,外观可爱,是由读大学时候的唯一女友赠送的。如今尽管时过境迁,但他已经习惯性的依赖它起床。一晃就是6年过去了,闹钟红色的金属外壳已经锈迹斑驳。

    他醒来时,一抹红色晨曦已洒落在他那个小房间飘窗上。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。

    朝阳也照进在他刚刚苏醒内心。初来乍到的他对生活充满了憧憬。他很期待在这座城市找到属于自己的理想之舟,借此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自从昨日通过招聘网站投递求职简历后,孙轶民的邮箱陆续接到了好几个面试邀请。其中不乏一些还小有名气中型it企业,比如今日将要过去面试的“光潋”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网络游戏设计与运营公司。“光潋”这名字在他记忆中印象深刻,只因为当年它曾设计过一款当红一时的国产即时战略游戏,孙轶民当年曾经沉迷此游戏影响了学业,最终导致了孙轶民一门重要的专业课挂科。不过好在他从此后奋发图强,改过自新,戒了游戏专攻学业,最终在毕业考试中取得了较为优异的成绩。

    令人惋惜的是这款国产游戏后来很快没落,被淹没在铺天盖地的进口游戏大潮中。但如今它似乎又抓住了网游大潮的契机重新崛起,成为了国内鼎鼎有名网游运营公司。

    光潋公司位于福田区,距离柳荣华小区所在的南山区有半小时以上的车程。虽然柳荣华有私家车,但他的公司在南山区。因此也不方便搭便车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会儿,柳荣华还在睡梦中呢。望着柳荣华房门紧闭孙轶民非常羡慕。作为一个老板,想几点上班就几点上班是多么自在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他简单洗漱一番,换上一件格子衬衣。下楼随便买了点包子,边吃边赶往海月地铁站。从小区到地铁站,大约有20分钟的步行距离。可以达成公交车,也可以步行。

    赶到“光潋”时间尚早,孙轶民便趁机沿途参观了一下公司内部环境。发觉装修风格独特前卫,办公氛围朝气蓬勃。或许是所开发与运营的软件类型是面向年轻人群的,公司员工大多为20上下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在前往面试场所的走廊上,孙轶民偶遇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游戏cosy女孩,女孩见到他,纷纷热情洋溢的向他打招呼。而当擦肩而过时候,其中数名女子回头流连观望他的背影离去。

    这样清新脱俗的工作环境激发了他的好奇。

    面试场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,他等了足足半小时才得以入场。

    场内空间开阔,但除了一排桌椅之外与对面的一张独立的办公椅之外,别无他物。

    他踱步至桌前的椅子坐下。扫了一眼面前的工作人员:面试人员一共有6人,每人面前摆着一个牌子,上书名字与职位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约35岁上下的女性在一行人中特别显得特别醒目:留着一头职业短发,画着一脸浓妆。刻意修饰的眉毛形状显得有些不自然;浓黑而粗大的眼眶,看起来妖冶而夸张。

    烈焰红唇的耀眼而丰满。整体看上去这副面孔还算得上端正。

    副面孔上最惹火的这一副红唇在孙轶民看来,不知为何总有某些地方不对劲——却又说不上来具体所在。不管怎样,他总是会不怀好意由此联想到两根香肠。

    她面前的牌子上写着:“副总裁:杜芳芳”。

    杜芳芳上身着职业白衬衣,似乎因胸前过于突兀,而使得她的坐姿看起来比两边的男性同时离的跟桌面更远一些。但因桌子遮挡,杜芳芳的其他身材状况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穿着绿色格子衬衣的中年男子,发际线居高不下几近秃顶,戴着一副黑框眼睛,面目和善。此刻正望着孙轶民,一言不发。身前名牌写着:“赵延青”。

    经由杜芳芳身旁的一位男性hr部门负责人示意后,孙轶民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完毕后,hr正欲开口做一些考察性的提问,却被身旁的杜芳芳举手示意打断。男人恭顺的闭嘴,并口称“杜总”。

    杜总点了点头,双眼盯住孙轶民约摸有5秒钟,这过程令他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然后开口,嗓音显得有些粗犷:“别的我就不问了。看你简历,你似乎并没有从事过网络游戏开发方面的工作,那么你觉得你来到本公司任职,是否具备足够的专业基础?”

    孙轶民淡淡一笑,从容道:“任何软件的开发都是从底层开始的,游戏也不例外。我应聘的正是底层开发岗位,这其实和游戏不游戏关系不大,我相信贵公司招聘的方向非常明确,这一点,似乎不需要我来重复……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是作为一个公司高层,似乎杜芳芳才是不专业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似为化解尴尬,杜芳芳抽动嘴角,微微一笑。其余人员开始面面相觑,却不敢议论什么。

    孙轶民又补充了一句:“会玩游戏的人不见得会开发软件,但从一个专业开发人员的角度看:我相信游戏只是我所面对的诸多软件的一种,这里面并没有我所需要面对的技术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杜芳芳点了点头。身旁的hr似乎想要发言,却再次被她打断:“说说你的工作理念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精益求精。”孙轶民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四个字。神色从容。

    “是么?精益求精,不在乎工作效率?”杜芳芳黛眉轻挑,语气带着一丝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程序员是一个特殊的职业,所以要谈及它的工作效率……要另当别论。”孙轶民抬头瞄了下眼前来者不善的这位女高管,而后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杜芳芳支起右手撑住了丰厚的下吧,饶有兴趣的望着眼前这英俊的求职者。

    “我所说的精益求精,是指为了达到程序运行极致的高效率,即便花费更多的工作时间也是值得的。”顿了顿,孙轶民又缓缓道:“毕竟,如果太在意工作效率,必然会以牺牲程序运行效率为代价,而这代价,必然会影响到公司运营的任何一款游戏程序的受欢迎程度——毕竟,玩家追求的是流畅的体验……”

    杜芳芳若有所悟,身旁的同事纷纷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冷场片刻,杜芳芳又问:“好吧,你的家乡是……”

    孙轶民略略一怔,而后微笑道:“浙江,宁波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婚否?”杜芳芳追问。这问题招来身旁同事某种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未婚,简历有写啊!”孙轶民爽朗道。

    “有女朋友吗?”杜芳芳似乎是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出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孙轶民心中诧异,暗想:从家乡问到情感经历,莫非……这一句才是重点?前面只是掩护?

    他未加过多思索,如实回答:“单身。”

    而后杜芳芳把时间交给了其他工作人员,他们又问了几个专业相关的问题,面试才算结束。

    离场之前,无意间一瞥,才发现这杜芳芳身姿如同妆容一般夸张。

    除了曲线崎岖,黑色裙装下露出的,是粗壮的小腿与高耸的鞋跟。在孙轶民心里有一丝隐忧:后者是否因为过于纤细与高耸而无法支撑前者?毕竟这样的行走方式就如同踩高跷。

    目光对接处,杜芳芳投来盈盈一笑,道:“先回去,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孙轶民礼貌点头示意,便出场离去。

    而后他独自一人在街路游荡了一阵。因为缺乏经验,回来时赶上了城市交通的晚高峰。地铁站旅客摩肩接踵,挤得水泄不通。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上了车厢,紧紧抓着手环靠在一根铁柱上喘息。

    车厢里,孙轶民注意到对面的座位上,一对年轻的情侣因为人潮拥挤而紧紧依偎在一起,画面温馨而甜蜜。

    他暗想,因为拥挤而可以名正言顺的在公共场合秀恩爱,也是一种幸福的事。转而又感到一丝落寞: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也能和那个梦中神女,有这样秀恩爱的机会。

    到家后百无聊赖,孙轶民便打开了柳荣华的电脑,启动游戏。竟然发现登录界面保存了账号密码,便直接点击“登录”,顺利进入了游戏世界。

    游戏名称为《醉风月》。孙轶民暗自感慨:这游戏名称倒是古典唯美,并带有一些暧-昧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并不懂得怎么玩,但游戏精致优美的古风画面吸引了他,让他在虚拟世界流连了好久。